王者荣耀孙尚香被乳液:香港洞察:暴徒早已越過了紅線,香港該認真回歸了

2019-12-18 10:30:00 作者: 子非魚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當我們呼喚香港人為“同胞”時,我們以為香港人能夠明白這一百多年來深圳河對岸血濃于水的念念不忘。但是,香港人不懂。他們不懂這兩個詞的厚重,一如他們不懂時間不可能一直停留在1997年6月30日23:59。

王者荣耀妲己在卧室里被略 www.zvfoj.tw 香港洞察 | 暴徒早已越過了紅線,香港該認真回歸了 

作者/子非魚

當我們呼喚香港人為“同胞”時,我們以為香港人能夠明白這一百多年來深圳河對岸血濃于水的念念不忘;

當我們呼喚香港人為“人民”時,我們以為香港人能夠體會中華民族歷經磨難后想要攜手歸子實現復興的殷切期盼;

但是,香港人不懂。

他們不懂這兩個詞的厚重,一如他們不懂時間不可能一直停留在1997年6月30日23:59。

1、

香港回歸交接儀式

01割讓與回歸

1.1 《南京條約》

香港的歷史該從什么時候說起呢?

在中華民族漫長的歲月中,香港一直都不是一個存在感很強的地方。作為一個邊陲之地,香港不曾進入中原政治的視野;作為一個港口,香港的作用也隨之歷朝歷代的開放或海禁而起起落落。

說起香港,首先映入腦海的大概是兩個時間節點:1842年簽署割讓香港的《南京條約》;1997年香港在港英政府殖民統治一百多年后終于回歸祖國懷抱。

或許,后人還會加上2019年,在這一年“港DU”分子以“反修例”為借口與境外顛覆勢力里應外合采取幾近瘋狂的暴力行動,驚醒了中國人民,成為對港政策的轉折點。

2、

清政府與英國殖民者簽署《南京條約》

今天的香港以多元、包容、自由、繁榮而聞名于世。說她是一個華人社會,但是那里的重商文化,大街小巷的英文名稱和標識總給人以異樣的違和感。說她不是華人社會,但是其人口構成97%都是華人,一樣的黃皮膚黑眼睛,一樣的家長里短。

香港的燈紅酒綠令人迷離,中西方文明的碰撞令人贊嘆。

倘若我們以繁華定義香港,那么當繁華褪盡,我們又該如何認識香港?

倘若文明中西結合就是香港的本體,那么當血緣親情被政治裹挾,誰才有資格代表香港人發聲?

3、

繁華的香港街頭

1842年,是香港脫離母體文明的時間,是香港進入政治議程的時間,是遠方的國人開始注意到這個小島的時間,也是許多港人追溯自我的歷史起點。

1842年之后的一百年里,香港由于脫離了中華文明主體,在英國殖民者治下免于卷入國內軍閥混戰的亂局,成為亂世中難得太平的地方。但是港英當局并未花太多功夫耕耘這座小島,深圳河兩岸的生活水平與社會風俗差異并不大,事實上也遠遠落后于上海。所以前往香港避難的國人每當局勢稍緩便返回大陸,香港在這百年間不溫不火,只是靠著英國人的鴉片貿易和相對平穩的環境慢慢發展起來。

4、

三次割讓香港

1.2 抗戰結束

真正的轉折點出現在1945年。國共內戰期間,大量難民涌入香港,帶來了香港第一波重大的移民潮。

1949年起,香港開始承擔起社會主義中國對外唯一橋梁的作用,香港這顆東方明珠開始發光發亮。

1979年中國大陸改革開放,處于制造業轉型困頓的香港再次搭上了中國發展的機遇。而對于急于學習西方的國人來說,香港在特殊際遇下形成的文化和制度顯得尤為耀眼。

如果說1842年香港是以棄子的身份進入清王朝的視野,那么1979年的香港經過一番華麗轉身后則成為了“先進”的代名詞,港商、港資成為各級政府的香饃饃,而后香港影視文化更是風靡華人社會。一時間,香港成為很多人向往的“發達社會”。

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大陸為洗刷百年恥辱而歡呼雀躍,香港社會的人心則開始浮動。

5、

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現場

1.3 香港回歸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翌日,亞洲金融?;?。

2003年,SARS席卷香港社會,沉重打擊了香港的醫療衛生體系。?;?,為了振興香港低迷的經濟,應董建華政府的要求,中央同意開放自由行。在接下來的十年里,香港成為內地居民的旅游勝地。

2008年全球金融?;?,香港的社會矛盾開始浮出水面。

而2013年香港發生“占中”運動,更讓香港在內地人心中的形象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加之“反水客”、“反雙非”、“反自由行”等一系列事件,在兩地人民心中罩上了陰云。

而今年6月份以來發生的“反修例”風波更是給全中國人民普及了一場愛國主義教育,在香港社會的復雜性逐漸暴露的同時,香港的光環也急速褪去。

不斷升級的暴力示威活動破壞了香港社會的平靜,撕裂社會的同時也給香港的國際形象蒙上陰影。赴港旅客人數直線下跌,服務業、零售業首當其沖,惠譽下調香港信貸評級,香港引以為傲的金融業面臨挑戰。而在境外“顏色革命”勢力的滲透下,暴力活動開始升級為恐怖行動,香港社會亮起了“紅色警報”。

6、

暴力籠罩下的香港

從邊陲荒島到貿易港口,從戰爭避難港到亞洲四小龍,從東方明珠到黑色恐怖。香港的幾番起落讓人不禁發問,香港何以至此?

或許是因為,從一開始,雙方就存在諸多誤解。

02香港,香港世界的東方明珠,中國的掌上明珠

在老一輩的心目中,香港是個很好的地方。普通人覺得香港是個繁華、自由、福利好的地方,而在老一輩領導人眼里,香港是個具有重要戰略價值、歸心似箭的游子。

這種觀念在香港回歸之前占主流,既因為當時的香港經濟處于最繁榮的時刻,更是因為中國的大門已經關閉太久了。

只可惜老天爺開了個巨大的玩笑,香港回歸時“天時地利人和”一個都不占。

在國際層面,1989年東歐劇變,1991年蘇聯解體,國際上“中國崩潰論”甚囂塵上,覺得中國會步蘇聯后塵。

在國內,改革開放“摸著石頭過河”遇到了困難,,雖然1992年的“南方講話”起到了穩定人心的作用,但是小平爺爺在香港回歸前夕離世,我們甚至一度有些迷茫。

而在香港,英國為了爭取談判籌碼,經濟上推動福利改革,政治上推動民主改革,又利用當時不利的國際國內形式大肆刺激香港焦慮的民心,回歸前夕更是給22.5萬名香港居民賦予了“完全的英國公民地位”,為回歸后香港的亂局埋下暗雷。

對資本主義缺乏認識的中國人民和中國領導人沒有意識到港英政府這一系列操作留下的后患,只將香港回歸視為中華民族“走出鴉片戰爭”的重要里程碑。這種揚眉吐氣的樂觀情緒在《中英聯合聲明》和1997年之后的對港政策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現在回看當年的許多言論和決策,我們發現,對港政策是建立在兩個重大誤解之上的。

2.1 何為“愛國愛港”?

首先,誤解了香港的社會構成。

1949年10月1日,當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喊出“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個古老而又年輕的國家才真正擺脫了鴉片戰爭以來的百年夢魘。幾經磨難終于從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走向現代社會。

1、

中國人民站起來了!

對于這來之不易的獨立自主,中華兒女是滿懷感激的。

出于對同胞情誼的高度信任,當時的領導人以為香港經歷了英國百年殖民之后,必然也是迫切地想要脫離被殖民的歷史,必然也熱切地希望回歸祖國懷抱。于是在收回香港之時,給予香港同胞極大的自主性,這便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政策背后的心理。

那么,什么樣的“港人”才有資格治港呢?對這個問題的不同看法是當前香港社會動蕩的一大原因。

有人說,治港的“港人”應該是任何經由普 選產生的香港人,這當然包括叫囂“港DU” 的分裂分子。大陸人民認為應該是擁護并且受信任的“港人”才能治港。

香港市民則在這兩種觀點之間搖擺。這是香港特區政府最高行政長官對香港人民和中央的雙重負責制導致的,但是為什么對香港人民負責和對國家負責會導致沖突呢?

因為大陸人和香港人的歷史記憶不一樣。

當時的領導人一廂情愿地認為香港人和其他中華兒女一樣憎恨殖民統治,實則不然。近代以來,當大陸處于苦難歲月時,香港反而蒸蒸日上。甚至在今天的香港,還有不少人信奉“殖民有利說”。

只不過在當時“和平統一、平穩過渡”是最高目標,這些社會意識的問題被忽略了。為了穩定香港的人心,也為了延續香港的繁榮,中央對香港采取“急凍式”回歸。畢竟在1997年,這個面積不過1100多平方公里的小城市GDP占中國整體近20%,這是貨真價實的掌上明珠??!領導人自然而然認為香港當時的制度和政策是最有利于維持繁榮和穩定的,舍不得變動,也不知該如何變動。

2、

雖然在大陸飛速發展的大背景下,香港GDP比重急速下降,到了2018年僅占全國不到3%,看來將香港社會“冷凍”并非上策,但這已經是后話了。

除了在制度層面原封不動,社會層面也保持原樣,甚至所謂民主化也在按部就班地推行。甚至在回歸前夕有來自北京的高層接受采訪時,表示香港回歸不過是“換國旗,換總督”。

這種不嚴謹的說法固然讓香港人錯誤地將我們視為另一個“宗主國”,然而更深層次的問題在于我們曾誤以為愛國人士占香港社會主流。

須知,為了維持殖民統治,港英政府在其治下的一百多年間持續地在香港進行去國民化教育,加上香港原住民稀少、人口流動性大,香港人對中華民族主體政權的依戀逐漸被淡化,變得只認城市,不認國家。

香港教材對歷史的錯誤認識

大陸人民習以為常的“愛國”觀念,對于沒有國家觀的香港人是很費解的。因此,以所謂的“愛國港人”為基礎治理回歸后的香港,這本身就很有問題:香港人既然不知有“國”,那所謂的“愛國港人”又從何而來?

當大陸人民看到“愛港愛國”這個詞的時候,本能地認為這指的是“熱愛香港并且擁護GCD的領導”,這實在是天大的誤解!

所謂愛國者,當年小平爺爺給出了十分寬泛的定義:“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但即使是這樣折中的處理,依然沒能在香港社會建立共識。在港英政府的殖民教育下,港人對中華民族的概念變得模糊而遙遠,只能對遙遠的三皇五帝或者某些帝王將相產生共鳴,而這種共鳴和現代國家又是不相關的。所以,當香港人看不到國家利益,不理解民族利益,他們能看到的就是自家門前那一畝三分地的“港人利益”。

因此,任何冠以“國家利益”、“民族利益”的論調都會被香港人視為違背了“港人的利益”。

這是大陸對香港的第一個誤解,即對“愛港愛國”的誤解。

3、

2.2 何以“公正”?

其次,誤以為香港社會能夠理解我們的善意,誤以為所謂國際社會會給予我們公平的評價。

中英就香港問題進行談判時正值中美蜜月期,國際社會對開放的中國表示“歡迎”,而中國也對西方產生了太多美好的幻想,這包括:我們誤以為西方社會是公平的。

由于彭定康的政制改革在香港造成了民主化的既成事實并以此作為中英談判的籌碼,我們只能以“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作為收回治權的對等條件。在香港回歸后的二十幾年里,這八字方針仿佛成了緊箍咒。

我們對香港的放任被視為理所當然,以任何形式插手香港事務都會激起猛烈的抨擊,于是在事實上造成我們對香港的主權真空,這也是今天境外干涉勢力能夠在香港如入無人之境的原因之一。

我們方面也是不想給西方社會以非議中國政府的口實。

4、

美眾議院長佩洛西簽署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因此,我們看到自香港回歸以來,我們就不斷地釋放善意,最大程度地滿足香港的要求。

但結果是,香港人民并不買賬,反而在心理上更加疏遠大陸;西方社會更是見縫插針抹黑大陸對香港的治理。而這次“修例風波”帶來的另一個意想不到的后果是,大陸人民對對港縱容政策表示出不滿。

在香港問題上,我們一直在意西方的看法,擔心干涉過多會影響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不利于社會的繁榮和穩定,導致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動搖,從而對中國的改革開放造成不利影響。

這一顧慮成為香港利益集團挾香港之繁榮以向我們討價還價的籌碼,也成為了有心人士利用香港干涉中國內政的殺手锏。

只是深受西方文化熏陶的香港人忘記了老祖宗的經驗:即過猶不及。

香港的利益集團得寸進尺、步步緊逼,不引起大陸方面的反彈是不可能的??鑾揖氖甑母咚俜⒄?,中國經濟整體實力已今非昔比。

上海自貿區成立,深圳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的先行示范區,澳門提交證交所方案……

從2003年《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受阻起,我們雖然看起來還在向香港讓步,但是已經開始分散風險,香港的作用正在減弱。但是香港卻不自知,一次次挑戰底線。說到底還是因為香港對于自身和中央都存在很深的誤解。

03國際政治的舞臺上向來都是買方市場而非賣方市場

過去的這二十幾年,香港與其說是回歸祖國,不如說是挾主權為籌碼向我們討價還價。這不僅是幼稚,而且無知。我們的善意被視為軟弱,一次次的讓步反而讓港人日漸膨脹。

但是他們忘記了,香港的主權一直都握在我們的手上,駐港 部隊沒有出動并不意味著不存在,我們對香港的主權真空并不意味著香港人可以拿主權做交易。

5、

2013年香港發生“占中”運動

誤解總是相互的。大陸對香港的誤解導致了政治上的放任,而香港方面的誤解則是回歸之后一系列社會運動的深層次原因。

香港社會是畸形的。

殖民期間港英政府牢牢地控制著政治權力,在去國家化的同時將政治從華人的生活中剝離,于是香港成為中華歷史上少見重商社會。而與商人相伴相生的急功近利的心態則滲透到香港社會的方方面面,功利化的教育,功利化的世界觀,甚至連政治都變成了交易。

3.1 商人VS政治

第一個誤解:香港人以為香港奇貨可居,想要坐地起價,這是典型的商人思維;卻不想買方僅此一家,這是政治。

香港人以為香港奇貨可居,想要坐地起價,這是典型的商人思維;卻不想買方僅此一家,這是政治。

正所謂歷史是人民締造的,雖然每一次社會運動中極端分子都是少數。但就拿這次的“修例風波”來說,示威活動能夠持續數月并且不斷升級,與香港市民的默許態度不無關系。

香港人對于香港經濟的騰飛以及香港的國際地位是沒有反思的。

6、

港深兩地過去40年GDP對比

二戰后香港短暫的繁華,西方對香港有心的過譽,以及我們一次次的妥協和讓步使香港人敏感的自尊心膨脹了。香港人既沒有正視香港的歷史,也沒有理性辨析國際形勢,完全忘記了香港與大陸之間的非對稱關系,不只是想要求和我們平起平坐的待遇,更想獲得超越主權的超國民待遇。正印證了那句老話,無知者無畏。

更有甚者,嶺南大學助理教授陳云于2011年出版了所謂的《香港城邦論》,成為“港DU”理論之濫觴。這充分暴露了香港人對政治的無知。

乍一看,香港社會在人權、自由等方面取得的成就是受益于不受政治干涉的市場經濟,但這并不意味著沒有政治力量背書的經濟活動能夠在國際政治的舞臺上吃得開。

回歸前香港社會中政治活動并不顯眼,這既是因為港英政府壓制華人參政議政,也是因為中國大陸對香港主權的態度維持了一種微妙的平衡。各方力量心照不宣地維持現狀,令當時香港的市場經濟能夠脫離政治干預野蠻生長。

然而,一旦力量平衡打破(比如現在中國的崛起動搖了西方主導的國際格局),或者現狀無法維持(即香港的戰略重要性在下降,而資本主義制度下的社會矛盾開始浮現),那么政治冷漠就不再是最優選。

7

中美博弈

但是香港人真的不懂政治,他們只會討價還價。在我們以“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為最高目標的歲月里,香港人以“香港的繁榮和穩定”為質,以“自殘”式的手段逼迫我們妥協。于是我們看到了無論是2003年的“反二十三條立法”、2012年的“反國民教育”,還是2013年的“占中”,香港人每有政治訴求得不到滿足,就破壞香港的社會穩定、擾亂經濟秩序,而最后總是以我們的讓步并滿足其政治訴求收尾。

從這個角度來說,香港確實是被我們慣壞了。

香港人沒能看到其經濟成功并非因為其長袖善舞,而是特殊的歷史政治條件下的產物。所以,他們拿著我們賦予其的自治權向中央漫天要價。但他們忘了,我們是可以將自治權收回去的。

事實上,在2012年發生“反國民教育”運動之后,我們開始意識到香港的問題涉及國家認同層面,在那之后,對港方針的底線從“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變成了“維護中國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可惜的是,香港人并沒能理解這一戰略變化的意圖,還想“一哭二鬧三上吊”,否則“修例風波”不會惡化到這種態勢,以至于人民日報表示香港問題已經“退無可退”了。然而香港人似乎還是沒有聽懂。

3.2 非對稱的天平

香港人的自以為是造就了香港反對派的自不量力。這是香港方面的第二個誤解。

香港反對派喊出“港DU”的口號時就已經踩了我們的底線,而他們之所以越線,除了誤讀我們釋放善意的信號之外,還有兩個原因,一是彭定康對英國衰落的誤判,英國已經不是列強了,中國也不是清王朝,這種在殖民地埋釘子的行為既不能影響中國的大形勢而讓英國能趁亂獲益,也不能在實質上變相維持英國在香港的統治(短期或許可以,但這是自取滅亡)。

二是反對派誤判了自己的能力,也高估了香港的價值。要知道在香港和大陸之間的關系中,香港有求于大陸要遠甚于大陸有求于香港,他們真以為香港有資格和中央討價還價,這是在以自己的無知挑戰耐心。如今看來,我們的耐心已經耗盡了,無論是我們此次作壁上觀的態度,還是我們宣布對美國NGO的制裁措施,都意味著我們這次不會再退讓了。

而反對派并沒有意識到所提出的訴求之荒謬。“港DU”是不可能的,無論是中國還是國際社會都是不可能承認的。反對派以為通過反中獨立或者寄希望于中國發生顏色革命而讓香港在事實上脫離管治,這是非常愚蠢的,且不說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依賴于大陸,香港如今成為西方陣營的香饃饃也是因為其在中國的特殊地位,一旦特殊地位不?;蛘咧泄舐降姆⒄故艿階璋?,西方獲得喘息的機會,那么就是“狡兔死、走狗烹”,香港必然被拋棄。

8

示威者高舉港英時代的旗幟

更可悲的是,暴力示威活動持續幾個月之后,香港遭遇了嚴重的損失,而大陸方面幾乎不受影響。當“港DU”分子想要進一步尋求外界支持時,就連臺灣也避之而唯恐不及。如此冷遇不知能否讓“港DU”分子清醒。

“港DU”勢力的發展固然是因為香港本土有著滋養其生長的土壤,外部勢力的推波助瀾也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但是,我們可以說香港人政治無知,難道西方這些干涉勢力也無知嗎?

是也,非也。

西方社會對中國更多的是偏見。

或許他們從未將中國當成一個平等的主權國家,而是看作下一個蘇聯,下一個待宰的羔羊,否則不至于出現如此戰略誤判。

更深層次的原因是,西方國家始終未能正視中國的發展,在一次次對中國的妖魔化中沒有摧垮中國,反倒將自己騙進去了,或許他們真的天真的以為中國如此脆弱,區區邊陲的小小動亂就能影響到整體大局。

9

烏云籠罩下的香港

04尾聲

香港的“修例風波”就像烏云中的一聲悶雷,有些人驚醒了,有些人還在裝睡。香港似乎在清算暴恐分子,這是醒了的人開始亡羊補牢;但是裝睡的人還在篡改教科書。

如果說這一出荒唐的鬧劇有什么正面的效果,那就是驚醒了中國人民。這一次,我們不再縱容,也沒有任由西方抹黑。無論是在輿論場上,還是在政治、經濟領域,我們都給予了堅定的反擊和反制。

如果說之前我們更多的是顧忌香港人民的感受,那么經此一鬧,政治的天平已經傾斜到中華民族安全利益一邊。

如今香港經濟遭受重創,全球第三的金融中心地位不保,并首次出現財政赤字,但我們這邊似乎并沒有要救的意圖,因為意義不大。在香港社會轉變意識之前,北京給予他們再多的支持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我們有的是耐心,關鍵在于香港必須重新贏回大陸的信任。

香港方面的信息則是混亂的:一方面我們看到港警開始抓捕在暴力活動中行兇的犯罪分子,另一方面香港的媒體和教育局還在開倒車。

香港社會還遠沒有達成共識。

在這里我們只能希望香港人能夠早日清醒,不要再把回歸當生意,而是嚴肅地加入中華文明偉大復興的進程中。

參考文獻:閆小jun:《香港治與亂:2047的政治想象》,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王于漸:《香港深層次矛盾》,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5年版張玉閣:《十字路口的香港經濟》,中國經濟出版社,2016年版

劉兆佳:《香港社會的民主與管制》,中信出版社,2016年版劉兆佳:《香港人的政治心態》,中信出版社,2016年版劉兆佳:《香港社會的政制改革》,中信出版社,2016年版彭琳:《香港怎么了:一本書讀懂香港》,中信出版社,2016年版李小加:《互聯互通的金融大時代》,中國金融出版社,2018年版以及網絡新聞,圖片均來源網絡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四月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后,告知具體地址)
亿客隆彩票官网 亿客隆彩票首页 体球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吉林11选5 皇冠足球指数名称 重庆时时彩 江苏十一选五 2013欧冠新浪体育 海南飞鱼 好运彩3 足球即时赔率足球直插 90win比分网 浙江飞鱼 云南11选5 雷速体育进球图片 北京赛车